• 特工弃妃

    六六琉

    异界更新中169600

    轰天巨响,穿越而去,没想到正是新婚之夜...

  • 阴阳师的恋爱攻略

    一顾思思

    田园已完结1640600

    面对秦boss花样式的各种追求,童姑娘又怕又心动,看着他手里买来的蛋糕说:你别爱我,男人爱上我没一个好的,我二叔就是这么死的。 秦boss再接再厉,开着限量跑车接童姑娘回家,她凉凉地说:你别爱我,男人爱上我没一个好的,我爸就是这么死的。 一而再再而三,秦boss怒了,压着手指将人逼到墙角:童思思支起你耳朵听着,我秦慕三个东西最硬,钱硬,命硬,还有这个地方硬。被逼到墙角的童姑娘,耳朵红了又红……

  • 错惹腹黑总裁

    弥小白

    东方更新中245800

    本文已经完结,小白已开新坑欢迎大家入坑,请戳上面【其他作品】欢迎跳转新坑。 他是陆氏的继承人,京城有名的富二代;她是父母双亡的孤女,唯一的设计天赋也被迫放弃,他们在一起上演了一场轰动全城的灰姑娘嫁豪门戏码。 一场豪门盛宴,一场被迫的赌约,她总算是看清了他的心,陆灏轩,你不爱我,我不怪你...... 绝望的闭上双眼,嘴上却传来温软的触感,竟然是他——那个

  • 嚣张嫡妃,泡个王爷暖被窝

    泡个王爷

    情缘已完结879900

    她一朝穿越成为俞国相府嫡女姬月瑶。 她平生唯一爱好就是追个帅哥,撩个小鲜肉。 她,节操是奢侈品,底线是什么,原则怎么写? 一切阻碍她泡美男的都通通走开。 什么?不服,一掌拍到你外太空。 …… 他,冷酷无情,寡言狠戾,皇上亲弟弟,俞国战神。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靠近他一米之内。 谁能告诉他,他被窝里这个女人是谁? 这个天天跟着他的女人,时不时要揩他油的

  • 请婚书

    圆子儿

    异界更新中1646100

    庶女请婚?全京城等着看笑话,却等到平乐王心甘情愿将她捧于掌心。 她是叶府庶出之女,卑微鄙陋,表面柔弱有礼,实则清冷孤傲,心如明镜。十六之际,被深爱之人抛弃,为求活命,自请嫁入平乐王府冲喜。 他是京中平乐王,身份尊崇,表面暴虐成性,恶名昭著,实则精于算计,腹黑深沉,本是要将她当兔子养,不料她骨子里是头狼。 他是汾阳王府世子,风华温润,得满京之女倾慕,却是一朝断情绝爱,待再回头时,爱与不爱,争与不争,再度失控。

  • 豪门绝宠之军少溺爱狂妻

    爱在重逢时

    东方已完结3336400

      推荐新书《股神重生之军少溺宠狂妻》一对一宠文,不一样的故事   他是金字塔尖的京都军少,狂傲霸气,有权有貌,活得恣意张狂   她清冷绝美,颜值和智商全都爆表   一见钟情这玩意,某人一向嗤之以鼻,但是往往打脸那是来的又快又急。   这其实是一个霸道无比的男人绝宠一个高智商女人的故事。   他要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把她宠坏,宠到眼中只有他为止。   小剧场【一】   皇甫峥:亲

  • 师妹无情,谪仙夫君请留步

    清清若水

    异界已完结569400

    前世,他是知名的殡葬美容师,而她是一具浑身发黑的冰冷尸体,一抹怜惜,让他对她恋恋不忘,不惜通过虫洞去异世再续前缘。 为今生,他等了她整整五百年,她却被阎王封住了所有美好的情感。 人人都道王太女读人心术,不言不笑,冰冷无情。 唯他知她杀之仇,夺之恨,终不敢忘。 “如果你的眼里仅容的下仇恨,那么我助你,你是否心里会有一些我的痕迹。” 他的语气平静而又悲伤,那是她此生第一次正视他的情感,却无以回报。

  • 废材王爷多面妃

    风道残月心

    异界更新中480700

    片段一: 风清寒望着这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女人跌声问道:“你当真是活过来了?” 某女闻声抬头,对着眼前一身喜装的妖孽男微微一愣,随即点头应道:“嗯,是的,我活过来了,千真万确!” 风清寒:“即是如此,那我们拜堂成亲吧!” 某女疑惑:“和你成亲有钱吗?” 风清寒抽了抽嘴角,回道:“与本王成亲你家会给很多钱……” 片段二: 三日回门之时,赵飞雪望着门前那口油光发亮的棺材对着

  • 大首长,小媳妇

    江山一顾

    东方更新中1594200

    “报告,我要举报你。” 男人危险的眯着眸子问:“理由?”“举报你制服诱惑,持帅行 凶……”小媳妇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按在墙上 亲。“你怎么不说权色交易喜欢擦枪走火,人送外号北方醋王。” 重生前,江南绯嫁给霍北疆后作天作地,弟弟惨死,父母早亡,被最信任的人联手算计。重生后,她只想着感谢天感谢地,厚着脸皮也要靠近他,跟着他,吃定他。 这一世她要拂去心上的尘埃,靠着自己的努力得到想要的人生。生活的美好不仅是眼前的渣男,远处的白莲花,还有

  • 首席冷爱,妻子的秘密

    苏沫朵朵

    东方更新中581500

    整个夏城的人都知道,秦暖就是个大大的笑话。家世优渥,容貌一等一,美国常春藤学校毕业,未婚夫还是夏城四大家族之一厉家的长子厉漠年。 可是她偏偏爱上一位恶名狼藉的花花大少,生生毁了自己的一生。 订婚宴上,乖乖女的她上演中国版的“落跑新娘”,第二天报纸头条的却都是苏家大少与某著名位有名女友绯闻漫天。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不是说好了要爱我吗?”她脸色苍白地质问。 “暖暖,一切只是一个玩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