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妖妖逃之

    东方更新中966500

    传闻M国总统府的花园中立有无名墓碑,每逢下雪之际,总统连默便会在墓碑前旁坐上一整天。 后来的某天他将行动不便的女子接到身边细心照顾,宠爱至极。 世人皆骂此女红颜祸水,祸国殃民;一片骂声中,他笑着蹲下身子亲吻她断了三根脚趾的右脚,给她极致的宠爱。 * 他们在铺天盖地的阴谋中挣扎,在误会中辗转,在爱恨里沉沦。 再后来,尘埃落定,他逃不了权利桎梏,而她逃不出爱情囚牢。 他终于排除万难对外公布:他

  • 袖枕江山:杠上克妻驸马

    楚清

    异界已完结506700

    【本文已出版】【繁体版实体书名:一醉君心】 前世懦弱,无辜被害,一缕魂魄穿越附身,重生后的八公主苏绛婷,又不幸沦为帝王手中的棋子,被赐婚与当朝权将且命中克妻的安陵王爷顾陵尧。 从棋子到王妃,从公主到野种,苏绛婷身世离奇,命运叵测。王府秘密、克妻真相、夫君滔天野心、情敌置之死地、后宫政局阴谋迭起,无形的杀戮,接踵而来,她该何去何从?是俯首认命还是绝地反击?夫与父的对立,爱情与亲情相撞,她又该如何抉择? 

  • 再见,我的总裁大人

    秋,风吹过

    东方已完结701600

    (全文完结) 城市那端,是他盛世繁华的订婚礼。 城市这端,是她拖着孱弱的身体走上悬崖。 庄晟天,我用四年时光换此生再无瓜葛,这场爱情虽然艰难,我却再无遗憾。 庄晟天,再见。再也不见。(黎绯绯) —————— 在一起四年,她只是他身边一个不能见光的女人。即使他已有心爱的富家千金,还是执意将她桎梏在身边。 她不求能有被爱的希望,只等着终有放开的一天

  • 火爆小宠妃:王爷,撒个娇

    百里画纱

    异界更新中500500

    霍御风青筋暴跳的手钳制她的下巴,眸光暴烈语气森寒:“萨塔浓,你要嫁给别人?” 萨塔浓乌溜溜的猫眼里嘲讽而戏虐:“霍御云,哈,或者我该叫你霍御风?你给我的休书上不是清清楚楚的写着从此各自婚嫁毫不相干吗?你不是厌恶极了我?根本不在乎我吗?我要嫁人,怎么我瞧着你很不爽?” 霍御风怒极反笑的将她扔到榻上,颀长身躯霸道笼罩她:“本王确实很不爽!浓浓,惹怒本王,你就用自己来灭火吧。” 萨塔浓被欺

  • 王子殿下认栽吧

    颜沫浅

    修真已完结443100

    【Knight家族出品】 这年头在学校当个全校公敌不算什么大事,最最恐怖的是跟一个将你变成全校公敌不说,事后还笑嘻嘻问你当公敌的感觉怎么样,典型披着羊皮的狼的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 不要问她跟高富帅同居的感觉怎么样,她只想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 “听说晚餐是跟一个男的吃的?” “不不不……当然不是。” 某男一听心情大好。 “是跟几个男的吃的。”某女纠正。 某

  • 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Alice慕灵

    东方已完结1760500

    二十二岁,她学成回国,嫁给儿时同桌。 半年后,饭店楼上露台,陌生女人在身后,细数与她丈夫的甜蜜细节,巴不得刺激她一跃而下,而她,站在护栏外,吹着冷风神色淡然。 陌生女人挑衅,婆婆逼迫离婚,丈夫选择沉默,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夫家想要的只是她身上的一样东西,得到了,她也就失去了价值。 父母早逝,她十八岁出国深造,是极有天赋的心理治疗师,以特殊的方式为多少达官显贵治疗内心不为人知的心理疾病,报酬不菲。 签下离婚协

  • 撒旦总裁的代罪女人

    于紫阳

    东方已完结182800

    三年前,他只为仇恨而活,唯一的目的就是杀了她的哥哥。偏偏她闯进了自己的复仇计划中,口口声声的说爱他。好吧,他对她起了兴趣,既然她主动送上门他又何乐而不为。 恶魔般折腾着她的身心。她欢喜的献上自己的心,却被他恨恨拧碎。 “你永远只是我的复仇工具。” 她的身份只有一个便是他的代罪情人。 她用生命的代价走出他的世界,逃离他的折磨。 三年后,她恐惧的看着他又出现在自己婚礼上。她己不再

  • 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

    简约白

    东方已完结468900

    宿清欢怎么都没有想到,她和顾启敬之间的故事,会以这样的方式结局。 * 民政局门口,他手里捏着两本结婚证,笑意淡淡,“你老公财大又器粗,你赚了。” 她浑身颤抖,将结婚证撕的粉碎,砸向他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你卑鄙!” 青白烟雾模糊了他轻笑的容颜,只要能得到她,卑鄙又如何? 都说晋城大富商顾启敬宠妻无度,乐此不疲。 夜夜沉沦在他的身下,听着他低声的呢喃,清欢,清欢—— 不知

  • 再见,总裁老公!

    梨花落

    东方已完结403200

    婚前三天,她竟惨遭人强暴。 闯入闺房的神秘男子,纷扬的衣服的碎片伴随着贯穿身子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全部被男子的唇封住,泪水伴随着床单上的落红,让她失去了女子最宝贵的贞操…… 当她被强暴的消息和照片充斥在报纸的头版头条,当人人都知道她已经是不洁的女人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坚持娶了她。 只是,婚礼当日见到那双梦魇一般的眼睛,她才恍然大悟,原来强暴自己的居然就是他…… 二个月后,当她说“我怀孕了!”时,他依旧拥着心爱的人

  • 错婚

    海晏

    东方更新中402400

      家庭版:   “简单,你就一赔钱货。”尖锐的女音夹杂着浓浓愤怒的一巴掌,将瘦弱的身体扇得撞向身后摆架,一块玉随之掉落。   “简单你怎么不去死,你知道这块玉值多少钱。”这是她母亲,可是说出的话,却犹如寒冬的冰刀子,一刀直直捅进她的心口。   “简单,高中别读了,反正你也考不上,还不如出去打工多赚点儿钱补贴家用,你爸妈挣钱养你姐弟不容易。”这是她姑姑,她觉得简单就一蠢货,成不了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