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九九、我是不是很笨

九九、我是不是很笨

九九、我是不是很笨 帘半卷 2004 2017-12-24

  看着他离开之后,王思佳迫不及待地就问起了纪岩的事,她向来是藏不住事的性格,“那个人就是你的未婚夫?”

“嗯。”秦桑应了一声,率先走回去,将院子里的东西都整理好了,然后进屋检查沈梦琴有没有搞什么破坏。

“跟我想的不太一样。”王思佳默默地跟在秦桑身后,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不一样了。”跟沈梦琴不同,秦桑觉得和王思佳说话还是挺轻松的,至少王思佳没有把她的事情随便就告诉别人,也不会到别人面前搬弄是非。

“你看着他不会紧张吗?”其实王思佳想说她觉得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就跟年画里的关公一样,有点吓人,秦桑怎么会想要嫁给他的,可是当着秦桑的面,她又不敢说的太露骨,就怕把秦桑给惹毛了。

“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为什么要紧张。”秦桑检查完,发现点心都好好的,想必那么短的时间内,沈梦琴应该做不了什么,而且在场的就她们两个人,要是她真的使坏,自己也逃不掉。

王思佳还是觉得不理解,但是既然秦桑喜欢,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将关注点放在另一件事情上,“沈梦琴来你这做什么?”她之前好像有听到“帮忙”什么的,秦桑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她知道我做点心卖钱,所以来打下手。”秦桑据实以告,这件事有人知道最好,以后也是一项证据。

“打下手?”王思佳一听就睁大了眼睛,没想到沈梦琴居然会做这种事,这不是当苦力吗。

秦桑点点头,“我给她算工钱的。”

就算这样,王思佳也不理解,沈梦琴看起来可不像这么勤快的人,她有些不服气地说道,“那我来帮你。”

“我现在生意才起步,请不起那么多人,两个人已经绰绰有余了。”再说那是沈梦琴死皮赖脸非要过来,她也有意捉弄她的,不过这些秦桑不想说,而且王思佳会说这些,恐怕也是因为赌气。

如果她不是认真地想要来工作,那秦桑自然不会当真,自己卖这些可不是闹着玩的。

王思佳嘴巴一翘,那就不能让沈梦琴不要来吗?果然自己还是比不上沈梦琴,她现在在家里也没什么事情做,可能过了这个夏天也要去工厂里打工了,但是王思佳不想做这些,要是能和秦桑一起做事的,好像比较能接受一些。

她闷闷地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笨啊。”

说起来,她以前读书也不太好,要不是有秦桑帮忙讲题,她初中都上不去,可是上了初中之后她们关系就没有以前那么好了,然后就辍学到现在,除了偶尔帮家里干点事,也不知道将来做什么才好,难道要像秦桑这样找一个人家嫁了吗?

好像这些都不是她喜欢的,王思佳苦恼地看着秦桑,要是自己能有秦桑这样的手艺就好了。

“哪有,如果你真的要帮忙的话,等我生意再做大一些,就请你。”秦桑当然不会一直这样提着个篮子到处走,她是有计划的,这不是长久之计,她得慢慢地壮大自己的事业才行。

她这么说,也是希望王思佳好好考虑一下,三分钟热度,秦桑可吃不消的,如果跟着自己做事,可能没有她想的那么轻松。

王思佳听到秦桑还是需要自己的,高兴地合不拢嘴,她一拍手掌,“真的?那我就等着你了。”

“嗯。”如果王思佳肯来帮自己的话,那么算上朱韵秋,她就有两个帮手了,“到时候给你发工资。”

“好。”王思佳点点头,看着秦桑篮子里的东西,“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

“是啊,尝尝这个。”秦桑说完,拿出一块绿豆凉糕给她。

王思佳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精致的东西,拿在手里还凉凉的,看着就很有胃口,她咬下一口,立刻被这个东西的口感惊住了,这世上还有这种吃食呢,甜甜的,嫩嫩的,还有点嚼劲,真是太稀奇了,而且还很好吃!

王思佳三两下解决一个,激动地说道,“我们晚上就卖这个吗?”

“嗯。”秦桑看她吃的那么开心,心里头也高兴,真像个孩子。

“那我们快走吧。”这么好吃,肯定很多人买的,秦桑真是太厉害了,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做出这样的吃食啊。

秦桑看时间不早了,两人锁好门出发,王思佳的心情似乎还不错,一路上讲了不少话,还问秦桑这些点心都是怎么做的,两人说着说着就到了地方。

纪岩拿着秦桑给的点心回到家里,徐桂英正好从地里回来,坐在屋子里休息,他走过去坐在她的对面,将手里的食盒放到两人面前,“妈,尝尝这个。”

徐桂英虽然因为秦桑的事跟纪岩闹得不高兴,但是没想到这次儿子居然主动示好,她脸色稍微好看了些,打开盒子一看,就看到里面放着两样点心,一个白里透着青,一个白里透着黄,一个菱形,一个圆形,看着很是精致,徐桂英的眼前一亮,这是谁做的,手这么巧。

她一边拿起凉糕吃了起来,一边问,“哪来的这个东西,又乱花钱。”心里却还是高兴,纪岩还是惦记她的,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别人还没动过,就给自己拿来了。

“没花钱。”纪岩看母亲的样子,就知道她喜欢,但是他不能这么快就把秦桑的名字说出来,不然母亲肯定不会挑好话讲,他又指指糯米糍,“再尝尝这个。”

徐海英闻言又拿了一个,这个也好吃,这样的点心都是怎么想出来的,他们这边可没得卖,“你哥他们尝过没有?”

“好吃吗?”纪岩的眼角微微扬起,他就知道秦桑做的东西娘肯定会喜欢的。

“嗯。”徐桂英点点头,“这到底是哪来的,是不是很贵?”纪岩每个月的工资也就那几个钱,买这些还是有些浪费了,徐桂英这么一想,都不敢再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