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五六、该打

五六、该打

五六、该打 帘半卷 1032 2017-12-24

  刘艳没来得及躲开,被抽了几下,疼得嗷嗷叫,“哎呦,可疼死我了娘……我不是故意的……哎呦!”

“还敢说!你还敢说!”李春花本来就气,现在火上浇油,登时又狠狠地抽了几下。

要知道家里为了让秦志康去做生意,花了不少钱,可惜没做两天就因为抢了人家的地盘被打回来了,现在二叔赖在家里不肯动,刘艳也跟着出去打牌,这些事要是抖落出去,够她喝一壶的了。

秦文钟趁机连忙让秦桑他们先走,他向来守着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原则,和李春花吵得再过分也没打过人,现在看刘艳挨打,他干脆选择性失明——这刘艳,该打!

正当秦桑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李春花嚷嚷着让刘艳去洗夜壶,三人走出老宅,就看到秦月急冲冲地从外面回来,见到他们三人,没好气地看着他们,然后再瞪了秦桑一眼,完了扭着腰进了老宅。

这丫头又发什么疯,秦志贵心里头也不舒服,懒得管那么多,说了声走了,就带着两人回了家里。

一进门,秦月走到李春花旁边坐下,气呼呼地说道,“娘,我怎么听说秦桑要嫁给一个军人!”而且还一表人才的,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怎么跟刘艳之前说的不一样?

秦月说完,又去瞪刘艳,刘艳刚被打过,木头似得站在那,不敢说话。

“我怎么知道,问你爹去。”李春花还在气头上,秦月现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只得横了刘艳一眼,“愣着干嘛,还不去把夜壶洗了。”

刘艳委委屈屈地应了声,只好去房间里提尿桶,心里对秦桑更是恨得不行。

秦月见李春花心情不好,不敢惹她,只好跑到秦文钟身边,跺着脚说,“爸,到底怎么回事嘛!”

“是我给介绍的,不成吗?”秦文钟也不想继续在这屋子里呆着,背着手出了门,又从窗子外面摸出烟杆来,准备抽上一片。

秦月不依不饶地跟上,“那为什么不介绍给我认识,爹你偏心秦桑!”明明她的年纪比较大,却先给秦桑说亲事,到底哪个才是他的女儿!

秦月这趟回来,也是特意趁着这次赶大集,看能不能遇到找一个合适,今天在村里里一听到这事,就连忙赶回来了,她输了谁,也不能输给自己的晚辈啊!

“你不是要嫁个城市户口的吗?再说我以前问你喜不喜欢军人,你自己怎么说的。”

“我……那又不一样!”秦月当然没忘记她说的话,她当时觉得当军嫂就是守活寡,部队里又艰苦,她不想受这份罪,但这个又不一样!她一路回来都在听村里人在夸,越是这样,秦月的心里越是不得劲。

“这事都定了,你就别想了。”秦文钟巴巴地抽了口烟,不再理秦月。

见此,秦月只好一个人回到房间生闷气,心说秦桑的未婚夫真的有那么好吗?没准是村里人没见过世面,自己在镇上看到的男人也就那样,秦桑能走什么狗屎运,这么一想,秦月的心里顿时好受多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