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二十、晦气

二十、晦气

二十、晦气 帘半卷 1007 2017-12-24

  “你是不是觉着志贵两口子都去地里了,看秦桑一个人好欺负啊。”

“是啊,那么大个人了,还偷一个孩子的东西,说出来也不怕人笑话……”

“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

“……”

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刘艳就是脸皮再厚也给说薄了,她怎么那么倒霉呢,就为了几个饼让人这么围观,都是因为秦桑这个小贱人,等她得了空看自己怎么收拾她!。

刘艳眼睛发红地瞪了她一眼,拿起靠在墙边的笤帚就开始赶人,“干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关你们什么事!没见过别人吵架啊!”

笤帚威力不小,扬起了好大一阵灰尘,趁着众人咳嗽不止,连忙倒退了好几步,上面的竹条可是扎人的,趁着这个功夫,刘艳“哐当”一声关上大门,拴好之后看着仅剩的秦桑和齐婶,“告诉你们,我刘艳不吃这一套,你们家的东西,我才不稀罕呢,呸!晦气!”

“那二婶可要记住今天的话了。”秦桑还真没想到事情能闹这么大,可这也是刘艳自找的,要是她肯好好认错道歉,那也没有后来的事了,活该被说闲话,还中伤自己的爸妈,简直不能忍。

“秦桑,怎么跟你二婶说话呢,没大没小的。”

秦志康虽然惧内,可也怕丢脸,说完秦桑,生怕再生什么事端,拉着刘艳就进了门,“你不是要去镇上吗?赶紧去,晚上带点吃的回来。”说罢看了秦桑一眼,眼里满是不耐烦。

“你说你有什么用,就知道在旁边干看着,我怎么嫁了你这么个窝囊废……”

刘艳虽然不服气,可也知道自己理亏,只好等这事过去了,再找时间跟秦桑算账,于是心中的不满都发在了秦志康的身上。

秦桑见他们进了门,暂时应该不会再出来闹事,终于松了口气,对着齐婶说道,“齐婶,今天谢谢你。”

“唉,你们家摊上这样的亲戚,也是……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就跟婶子说。”齐婶放下扁担,别人的家事她还真不好评断,可这刘艳还真是个搅屎棍,好吃懒做就算了,还这么咄咄逼人,真是苦了秦志贵两口子了。

秦桑点点头,反正她知道刘艳从来不拿爸妈当亲人看的,也不在乎自己在刘艳心里是个什么样子,既然对方瞧不起他们,他们又何必要忍气吞声呢。

秦桑道,“婶子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是了,昨天你说要帮我家婆婆理发,你还记得吧。”齐婶被她一问,才想起此行的目的。

“记得。”原来是为了这个事。

“我回去跟老人家说了,她让你明天下午过去,我家你可知道路?”齐婶说到这事,脸上也渐渐开心了些,“就在土地庙那个大榕树底下。”

“知道。”她这么一说,秦桑就有印象了,齐婶住的那地方离村里的土地庙很近,边上有棵大榕树,很多人没事就到那边纳凉,秦桑小时候也常去,这才跟齐婶熟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