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五十章 女人的战争

第五十章 女人的战争

第五十章 女人的战争 踏芳 1563 2017-12-24

    “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寡妇,凭什么跟我抢?”宁彩衣受了楚宏的责难,越想越不要甘心。“我非要给她点颜色瞧瞧不可。”

  经过悉心照顾,嫣然渐渐恢复过来了,只是精神还不大还。兰心正教她折纸鹤,希望一些有趣的东西可以帮助她早日回复甜美可爱的模样。

  “嫣然好厉害哦,第一次就能折出这么漂亮的纸鹤?”

  “母后,纸鹤能飞上天吗?”小女孩天真烂漫地问。

  “嫣然想要会飞的纸鹤吗?”兰心沉思了一下,“等嫣然病好了,母后给嫣然‘折’一个会飞的纸鹤,咱们一起去放它上天好不好?”

  “好啊。”小女孩的脸因为激动而显出红润。

  兰心微笑着松了口气,终于好了。

  “禀皇后娘娘,宁妃求见。”

  兰心一愣,楚宏的五位妃子在登基大典的时候她都见过,其中气焰最盛的就是宁妃。她来邀月殿准没有好事。兰心吩咐秋月把嫣然抱开。

  “请宁妃进来吧。”

  宁彩衣来势汹汹:“真把自己当皇后呀?摆什么臭架子?”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宁妃好歹也出身富商之家,连一点规矩都不懂吗?就算平常百姓家也有个正室、侧室,高低、贵贱之分,何况在宫内。宁妃的表现,真是连村野民妇都不如了。”

  没讨到便宜,宁彩衣更气得牙痒痒。“别以为生着一张狐媚脸就可以到处勾引男人,皇上是看你可怜才收留你的。别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本‘皇后’一向知道自己的位置,倒是宁妃你,似乎没有什么自知之明呀。”兰心特别加重“皇后”二字,故意要气气宁彩衣。

  “你……”宁彩衣咬牙切齿地冲向前准备开打,却被贴身丫鬟拉住。“娘娘请息怒。她毕竟是皇后,这里是她的地盘,要是闹出什么事来皇上那里不好交代。”

  宁彩衣跺跺脚,指着兰心的鼻子:“你等着。”说完气呼呼地就走。

  秋月从内室走出来:“皇后娘娘您没事儿吧?”

  兰心苦笑着摇摇头,“这种女人也娶进宫,楚宏的眼光似乎不怎么好。”

  楚宏自从那也梦到兰心之后,接连几夜都被相同的梦境惊醒,搞到身心疲惫。像华兰心这种满腹心机的女人是他最不屑一顾的,更何况她还曾经是大哥的妻子。楚宏强压住自己真正的渴望,开始流连在各公司之间,夜夜春宵,虽然不能派遣内心深处的空虚寂寞,但至少不必受梦境折磨。

  “宁妃,这些日子以来朕冷落你了。”

  “皇上日理万机,臣妾心里明白。”宁彩衣的小手在楚宏胸膛上画着圈圈,“那日是臣妾无理取闹了。”伪装、做作、人前人后两张面孔,是她在娘家做女儿时便学到的招数。不过假假真真,谁又在乎呢?

  楚宏知道宁彩衣的脾气,因此到彩霞宫的时间会比较多,这一点大大地满足了宁彩衣的虚荣心。有了“爱情”的滋润,她便把兰心的事暂望了,每天都喜滋滋乐呵呵地梳妆打扮,费尽心思讨楚宏的欢心。

  其他四妃自知身份卑贱,自然是不敢与宁彩衣强风头的,她们巴结她还来不及呢。

  五个女人聚在一起交流心得,少不了对宁彩衣阿谀奉承。

  “宁妃姐姐这么会保养打扮,难怪讨皇上的欢心。”纪妃满脸羡慕地说道。

  “错错错,宁妃姐姐才不是靠打扮呢,姐姐本来就天生丽质吗。”贾妃棋高一着。

  “宁妃姐姐不仅人漂亮,还很善解人意呢。要不是姐姐去劝说皇上‘劳逸结合’我们恐怕到现在还在独守空闺呢。”梅妃把宁彩衣说成了自己的大恩人。

  “是啊,皇上那里还要考宁妃姐姐帮我们美言几句呢。”萧妃更是把宁彩衣说成了五人的统领。

  宁彩衣已经飘飘然了,“那里,那里,姐妹们太抬举我了。”

  “照我说,皇后的位置就该给宁妃姐姐。”贾妃性急口快,怎料宁彩衣一听见“皇后”二字,脸就绿了。

  萧妃马上力挽狂澜:“皇上只是一时糊涂,皇后之位迟早还是宁妃姐姐的。”

  宁彩衣再也提不起劲了,“我累了,姐妹们先散了吧。”

  四妃只好悻悻地离去。

  宁妃好不容易稍稍平息了的妒忌之心又被挑起了,这一次她准备从楚宏身上下手。“母凭子贵”要是自己顺利地产下皇子,皇上还能不对自己百依百顺?

  一直以来,楚宏宠幸过女人之后都会命人准备一碗避孕汤药,所以多年来五妾之中五一人有所出。宁妃决定买通宫女太监,偷龙转凤把避孕汤药换成补药,以便顺利怀上皇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