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三十八章 皇上纳妃

第三十八章 皇上纳妃

第三十八章 皇上纳妃 踏芳 2703 2017-12-24

    一个多月前

  皇后路遇劫匪,跳崖身亡。不到三天的时间,这件事在京都里大街小巷已经人人皆知。

  这件事在宫中也掀起了一阵狂风暴雨。

  “连一个孕妇都保护不了,我养着你们这群饭桶有什么用。”花云霓愤恨地看着大殿上跪了一地的人,用力地握着拳头,指甲掐进肉里。

  “微臣自己罪该万死,请皇上、太后责罚。”欧阳慕云知道兰心遇难的消息,内疚到恨不得死的人是自己。当初应该坚持寸步不离地保护兰心的,为什么要离开呢?

  楚谦怕太后会将欧阳慕云处死(心狠手辣一向是她做事的风格),急忙出来劝阻:“母后,兰心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件事究竟如何大家都不清楚,别人给欧阳将军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花云霓深吸一口气,平息心中的怒火。“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不将这件事查个清楚明白,你欧阳慕云不得再踏如京都半步。”

  欧阳慕云心中升起一团坚定的火:“是,罪臣领命。”

  “无心,难道兰心真的死了吗?”自己同甘共苦的朋友遇到这种事,对楚谦打击很大。他心里一直很内疚,兰心为自己做了你们多,到头来自己却没能保护好她。

  白无心轻声地安慰道:“别太难过了,这些都不是你的错。你不是也说吗?‘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切都有可能。”兰心的到来,对白无心的影响也很大。以前白无心是个冷漠的家伙,一直以冷酷的面貌示人。是兰心的热情教会他怎样去关心别人,并给自己带来快乐。“我准备托病请假,助欧阳一臂之力。”

  第二天,“禀皇上,白御医不慎染上天花,递书请假。”小青子将白无心的请假信交给楚谦。

  楚谦假装关心地问:“白御医病得严重吗?可有什么大碍?”

  “回皇上,送信的人说白御医医术高明,必然能治好自己,只是需要些时间。”

  “哦?那就叫白御医在家安心休养吧,什么时候病完全好了,在进宫面圣。”

  “是,奴才在就去传话。”

  自从手下带来皇后已死的消息之后,花胜武的一双贼眼就开始滴溜溜地转了。他虽然身不在朝中,但对朝廷上下的事知道得并不比任何人少。平日里拉拢的一帮佞臣这时候开始起作用了。

  “刘管家,帮我约军部的罗大人、李大人,户部的齐大人、王大人,吏部的刘大人、吴大人,礼部的张大人、徐大人,明日午时在‘回香楼’见面。此事一定要隐秘。”

  “小的知道。”

  回香楼是京都最有名的豪华酒楼,其内设计十分独特。回香楼上下共三层,一楼为大厅、厨房,二楼、三楼为贵宾包厢,包厢的墙壁有很好的隔音功能,每个包厢还有秘密通道,绝对保证顾客的隐私,是交际应酬、密谋盘算的好地方。

  国舅爷有请,罗、李、齐、王、刘、无、张、徐各位大人自然早早地来报道。国舅爷姗姗来迟,一入包厢便受到各位大人的热烈奉承。

  “不知国舅爷找下官前来所为何事?”罗问。

  国舅爷但笑不语,扫了各人一眼,随即说:“老夫有一事,不知各位可愿相助?”

  “国舅爷一句话,下官赴汤蹈火在所不惜。”李强先回答。

  其余各位也不甘落于人后,“是啊,下官但凭国舅爷一句话。”

  “有你们这席话,老夫就安心了……”花胜武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之后,“这件事全仰占各位了。”

  “国舅爷放心,下官一定将此事办好。”奇拍胸脯保证。

  王谄媚地端起酒杯,“下官先进国舅爷一杯,恭喜国舅爷即将成为囯丈。”

  “好,好,好。”花胜武开怀大笑,“事成之后一定少不了各位了好处。”

  隔天,金銮殿上,军部、户部、礼部、吏部八位大人一致上书,奏请皇上纳妃。理由:皇上已经二十三岁,却无一儿半女,现在皇后又遭遇了不测。历来皇上都有三宫六院、后宫佳丽三千,皇上只娶皇后一人,皇室后代不兴,有碍国体,理应纳妃。

  楚谦见各位大臣来势汹汹,不好断然拒绝,只能以退为进。“关于纳妃一事,不可草率行事,各位卿家有何见解不妨说来给朕听听。”

  兵部罗大人出来说话:“臣以为国舅爷府上的花凝露小姐知书达理、贤良淑德是皇妃的不二人选。”

  其他七人附和:“臣等以为事。”

  听他们一致的口风,楚谦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众卿家说得有理,待朕与太后商议过后再给大家一个答复。”

  皇上松口了,大家自然不敢再步步紧逼。

  退朝后,楚谦将林少聪叫之悦心殿:“对今日之事,林大人有很看法?”

  “八位大人口风完全一致,显然是背后有人指使。”

  楚谦点点头,“花胜武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恕微臣直言,微臣认为皇上不如顺了国舅爷的心意,来个缓兵之计。再说花凝露完全不似其父,却实是皇妃的好人选。”

  “这件事容朕再考虑一下,你先退下吧。”

  “是皇上。”

  兰心遇难,白无心又不在宫中,楚谦连个商量事情的人都没有。他这才发现,少了兰心这宫中就更加死寂了。他不知不觉来到邀月殿,没有了兰心的欢声笑语,邀月殿也变得冷冷清清。

  “凝露见过皇上。”花凝露拖着虚弱的身子向前施礼。

  “凝露你气色不太好。”楚谦见花凝露满脸憔悴,很是关心,“可是为兰心的事情难过?”

  “皇上不必忧心,凝露没……呕”花凝露捂住嘴巴侧过身。

  “凝露,你生病了?”楚谦想到兰心怀孕以来曾经有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害喜得厉害,当时的情形和现在的花凝露的情况很相似。楚谦有些迟疑,但还是问出了口:“你怀孕了?”

  花凝露不说话,只是捂着嘴巴哭。楚谦就像自己的亲哥哥,她不能骗他。

  花凝露无疑是默认的表现让楚谦很震惊。“孩子是谁的?难道是方仕华?”

  花凝露羞愧地点点头,她没脸面对自己的表哥。

  “你要留下这个孩子吗?”

  “他是我的亲骨肉,我怎么能伤害他?”花凝露双手抱着肚子痛苦地摇头。

  “你应该明白,方仕华不能娶你的。”

  花凝露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掉眼泪。

  楚谦心疼地揉揉花凝露的头发:“那就嫁给我吧,让我来保护你们。”

  花凝露呆呆地抬头看这楚谦:“可是这么做会对不起兰心。”她记得兰心曾经说过,自己的女人必须对自己一心一意,绝不可有三妻四妾。可现在兰心刚刚遭遇不幸,表哥就要娶她,她觉得很不安。

  “他会理解的。”楚谦口中的“他”是指白无心,“只是我可能不能和你过正常的夫妻生活,这样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花凝露点点头:“表哥愿意帮凝露,凝露已经求之不得了。”

  事不宜迟,楚谦来到芳华殿。“母后,儿臣要纳凝露为妃。”

  花云霓一惊:“兰心尸骨未寒,你怎么有这种想法?”

  “儿臣能等,可是凝露不能再等了。”

  “什么意思?”

  “儿臣的意思是,凝露已经怀了儿臣的骨肉。”

  “兰心还在的时候,你就已经和凝露暗通曲款了吗?兰心把凝露视为亲姐妹,你们怎么能这么做?”花云霓惨笑,“原来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我花云霓的儿子也不例外。”她知道很喜欢兰心,为她叫屈。“罢了,到了这种地步,我还能说什么?”

  楚谦在心里苦笑,母后要误会,就让她误会好了。殊不知,是她自己看人的眼光有问题。

  第二天,楚谦马上下旨,封花凝露为凝妃,住烟霞殿。

  花胜武终于得偿所愿,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计谋得逞,喜不自禁,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正受着什么样的苦。不过,就算他知道了又怎样呢?他从来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