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三十六章 秋月

第三十六章 秋月

第三十六章 秋月 踏芳 1764 2017-12-24

    兰心莫名其妙地成了马家的小姐,她完全不明白马国维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转变。

  这段时间,最开心的人就是李玉琴了。她开心地打点着马府上下,对兰心母子照顾地无微不至。老爷和夫人的态度下人们都看在眼里,他们也就认定了这位从天而降的小姐是马府的新主子。加上兰心懂得体恤下人,对人慷慨平和,因此很受下人的尊重。

  不知不觉,兰心已经在马府住了一个多月,对马家的情况也有所了解。原来马国维是曦仪国最大的富商,奇州马府只不过是马家的一处行宫,马家真正的府邸在中部的明州。

  马夫人向来体弱多病,但并不是一直就不能生育。十八年前曾经,马夫人曾经经历过一次生产,难产了三天三夜,孩子最终没能保下来,马夫人也差点一命呜呼,从此便不能怀孕了。马夫人的女儿也是还活着就该是兰心的年纪了。兰心猜想,她大概是看见自己在生死边缘挣扎着将孩子生下来的情景有了同命相怜的感觉,所以对自己特别怜爱。

  马国维富可敌国,宁愿顶着“无后”、“不孝”的罪名而没有再娶,看见他对马夫人的情义。马夫人乐善好施,是有名的大善人。这些年来,马国维经常抛下生意陪夫人游山玩水,马夫人虽然表面开怀,但始终有一个心结。直到遇到兰心,马夫人脸上终于出现了真正的光辉。马国维收留兰心是出于爱妻心切,能在有生之年得偿了爱妻的心愿,他也就心满意足了。是福是祸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小姐,您刚坐完月子,怎么就到院子里来吹风呢?”奶妈紧张地用披风将兰心裹得严严实实地,然后将她推向屋里。兰心坚持要自己哺乳儿子,当初的奶妈便留下来专心地给她伺候月子。

  兰心不以为然,“我身子都恢复好了,想出来晒晒太阳,老闷在屋子里都快发霉了。”

  “这事得慢慢来。”奶妈语重心长地说,“等你上了年纪,就会知道坐好月子有多重要了。”

  “可我已经坐完月子了呀……”兰心还有和奶妈争论,这时屋里响起了小孩的哭声,兰心拔腿冲了进去。

  奶妈在身后笑着摇摇头,孩子就是母亲的心肝。

  兰心为奶妈处处限制自己的行为而郁闷,坐在床上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着孩子。“宝贝乖乖,宝贝乖乖……”

  李玉琴走进来,就看见兰心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她无奈地笑笑,“兰儿,听奶妈说这些天你都给闷坏了,不如今天跟我出去走走?”

  “真的?”兰心高兴得差点拍手欢呼,但看见床上眼瞪得大大的孩子,脸又拉下来了。

  “把浩浩也抱上吧。”浩浩是兰心儿子的小名,兰心知道儿子身份特殊,名字她是不能自作主张的。

  “可是他看起来好弱小。”

  “你放心啦,他很健康的。”李玉琴劝说道,“我们可以叫奶妈跟着去,有什么问题她会处理的。”

  “那还等什么?”

  奇州是一座静雅的城市,大街上并不想京都那么繁华,却给人一种明亮和谐的感觉。兰心跟着李玉琴走在街上,受到了大家的热情欢迎。

  “马夫人好福气呀,女儿长这么漂亮。”路人甲

  “是啊,有这么个女儿真是我的福气呢。”

  “听说马夫人做外婆了,恭喜啊!”路人乙。

  “同喜,同喜。”

  “马夫人……”

  “菜伯,今天生意好啊。”李玉琴在一个卖菜的老农跟前停了下来。

  “托夫人的福,今天可以早收工了。”菜伯拿出自己最大的一棵白菜,递给李玉琴。“这是老农的一点心意请夫人收下。”

  李玉琴毫不犹豫的收下了。一棵大白菜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却是菜伯的一片心意。“老伴的身体好些了吗?”

  “我拿着夫人给的钱去给她看大夫了,现在她在病已经渐渐好了,都能做家务了。”菜伯对李玉琴非常感激。

  “那就好……啊”突然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李玉琴差点摔倒。

  “快抓住她,她偷我的包子。”一个身穿围裙的男子气喘吁吁地追过来。

  地上的人急忙爬起来,准备逃走。

  兰心瞥见了那张脸,“秋月,是你吗?”兰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披头散发,一身邋遢的秋月抬起头惊喜地看着兰心:“娘……夫人,你没被抓到?”

  李玉琴有所领悟,“兰儿,你认识她?”

  “她是我是贴身侍女,出事的时候,为了救我走散了。”

  李玉琴点点头,从袖子里掏出一些银子,给充满赶来的包子陈,“这些银子你拿着,就当陪你的包子钱。人我们带走了。”

  包子陈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既然夫人这么说,我就不追究了。”

  看着差点抱头痛哭的主仆二人,李玉琴小声地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去。”她转向菜伯,“菜伯,谢谢您的白菜,我们改天再来看您。”

  菜伯了解地点点头,“马夫人真是大好人呢。”

  大家不明原委,都以为李玉琴是看秋月可怜才将她领回家的,因此对马夫人都啧啧称赞。

  “马夫人只是大善人呢。”

  “是啊,马夫人是活菩萨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