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十九章 凝露的心思

第十九章 凝露的心思

第十九章 凝露的心思 踏芳 1421 2017-12-24

    兰心和楚谦坐亭子里,一边听花凝露抚琴,一边吃点心。自从决定转大人之后,在一般的情况下,楚谦都表现得像个谦谦君子。兰心当然知道在才是他的本性,但他是这种个性未免也太无趣了,兰心真的好怀念他以前装傻的样子。明知道楚谦讨厌女人的碰触,兰心还是故意往他身上腻,还装模作样地喂他吃点心。楚谦尽管心里非常厌恶,但在外人面前不好发作。看着楚谦吃瘪的样子,兰心心里小小地开心了一下。

  花凝露当然不明白兰心在玩什么把戏,见他们你侬我侬情意绵绵的样子,再想到自己的遭遇,忍不住悲从中来。

  “碰”,一个琴弦断裂的声音惊住了兰心二人。

  “凝露,你没事吧?”兰心急忙走过去,看见几滴鲜血从花凝露的手指滴落到琴弦上。“你的手受伤了。我**花帮你包扎一下。”

  花凝露迅速地缩回手,失神地说:“不用了,我没事。琴弦断了,今天没法再弹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幽幽地起身离开。

  兰心想要拉住她,却被楚谦拦下了。兰心不解地望着楚谦,楚谦看着花凝露远去的背影说:“让她自己冷静一下吧。”

  兰心略有深意地看着楚谦,“凝露是不是喜欢你?”

  “不,不是我。”

  “那是谁?”

  “方仕华。”

  楚谦的回答勾起了兰心的好奇心,“他是什么人?”

  楚谦早以对兰心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倔脾气深有体会,因此也没打算隐瞒她。“他原本是从小卖身花家的奴仆,和凝露自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人朝夕相处,逐渐暗生情愫。舅舅知道后棒打鸳鸯,极力要将两人分开,最后让他逮住机会将方仕华送入宫中成为母后身边的闺阁宠臣。”

  “这么说,他现在依然是太后的男宠罗?”

  楚谦没有说话,表示默认。

  “他为人怎样?”

  “我没与他接触过,不知道他的为人。”楚谦转身,表示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深谈下去。

  兰心还不愿善罢甘休。“你都知道他这么多事情,怎么可能不知道他的为人。”

  楚谦拔腿要走,兰心赶忙拉住他,歪着脑袋一副讨好的样子,轻声地说:“最后一个问题:太后有几个男宠?”

  “一个。”

  

  花凝露魂不守舍地回到家,不知不觉走到了父亲的书房门口,听到花胜武冷硬的说话声:“那丫头靠得住吗?”

  回话的是管家刘信:“主子放心,她家一家老小十几口人的命捏在我们手里,念她也不敢耍什么花招。”

  “恩。”花胜武满意地点了一下头,“一个小丫头,也成不了这么大事。另外找几个武艺高强的人,给我日夜盯着邀月殿和悦心殿。”

  花凝露再也听不下去了,她猛地把门推开。

  花胜武和刘信惊愕地转过脸来。当看清楚来人是花凝露后花胜武对刘信使了个眼色。刘信识相地退了出去。

  花胜武露出慈父般的笑脸,对花凝露说:“女儿,你不是进宫陪皇后娘娘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

  花凝露面无表情,质问道:“爹,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你现在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为什么还不收手?”

  热脸贴了个冷屁股,花胜武火了。“我已经没有退路了,你知不知道?一旦楚谦完全恢复了正常,云霓一定会逼我把所有的权利交出来。到时候,我努力了那么久,我以前做的事全部都白费了。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将来我的一切还不都要传给你。”

  花凝露拼命地摇头,哭喊着:“不,你从来只会想着你自己。你从来不问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我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只想过简单的生活,而你却一直逼我。”花凝露长久以来积蓄的情绪在这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完全爆发了。她哭着转身,想要逃离。

  “给我站住。你要去哪里?”花胜武在背后咆哮。

  花凝露像是没听见,径直跑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此时,她仿佛将所有的生命力都用尽了一般,瘫软在了地板上。她眼神空洞,眼泪流个不停,却连哭的力气也没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