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九章 试探

第九章 试探

第九章 试探 踏芳 2005 2017-12-24

    芳华殿

  “太后果真要皇上娶华家女了?”花胜武语气冷硬,两眼直视花云霓。

  “皇家大婚,岂有儿戏。”花云霓此时并不想与他针锋相对。

  花胜武被她这不在乎的态度激怒了:“妹子怎能把这现成的便宜让给别人?”

  花云霓也有些来气,噌地站起来:“你以为嫁入皇家当真好吗?你也知道谦儿的情况,怎么忍心误了凝儿的一生。”顿了顿,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你如今已是大权在握了,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再葬送了凝儿。当年你与爹不顾我的想法,硬将我送入宫中,从此我受尽屈辱。如今我虽有了这万人之上的地位,究竟还是名不正言不顺。凝露虽是大哥的女儿,这些年来我待她也如亲生一般,我怎么忍心再让她走我的老路。”

  花胜武见妹妹翻了旧账,自觉有愧,连忙转了话锋,语气也软了。“就怕华家恃宠而骄。”

  “华家的情况我都了解过了。自从华成业死后,华家就只剩下个空壳子了。华家长子不学无术;幼子太幼;华家姑娘虽相貌倾国倾城,却无胆识,可任人捏圆捏扁。选上华兰心有两个原因。其一,华家历代忠心护国,有好名声,立华兰心为后可堵众人的嘴。其二,华兰心是很好掌控的,华家势力已衰退,对我们也很难造成什么威胁。”

  华盛武听了妹妹这番见解,心想果然妇人心细,也就不再争辩了。

  华兰心三个月的训练结束,返回华府。大婚将至,华府早已忙碌非常。兰心怕老太君忘记了当初的承诺,因此特地提醒她务必在七月内将娘亲及小弟等人宋往籍川。

  兰心正与小玉倾诉离别之情,华乐悠带着书童走了进来。兰心开心地走过来,想要抱住他。华乐悠抢先一步退开了。

  华乐悠皱着眉头看着眼前这个仿佛永远不知愁滋味的姐姐,“学了三个月,怎么没见你有什么长进?”

  兰心轻轻一笑:“要是真的没有长进,他们怎么肯放我回来。乐乐,你小看姐姐我了。那些门面功夫是装给外人看的,家人之间不必那么拘谨。”

  “听说你要老太君送我们去籍川?”华乐悠两眼直视兰心,眨也不眨。

  兰心调皮地笑道:“去籍川不好吗?那里是母亲的娘家。听说那里民风淳朴,仿佛世外桃源。”

  “你不必为我们做这些的。生为男子,我本应该保护女子的。”说着伤心地低下了头。

  “这件事不是我说定的。既然横竖要去,不如多捞点好处。乐乐,不要自责啊。”说着抚了几下华乐悠的头。

  华乐悠没有抗拒,也没有抬头。只说:“你可以去会一会我的老师林少聪先生,他博学多才,将来说不定能帮得上你的忙。”

  兰心在华乐悠的安排下与林少聪见面,一是以为不想辜负了弟弟的一番好意,二来自己也对古代才子充满了好奇。

  华乐悠是个难得的好学生,他难得对自己的老师提什么要求,如今又是离别在即,林少聪不想让自己的学生失望。听说华兰心异常胆小,怕见生人,现在又即将成为皇后,本该锁在深闺中的,如今竟然要进行这样一次会面,真是令人意外。

  兰心在小玉的陪同下来到指定的亭子,见早已有一个身着青衣的翩翩少年在此等候。小玉走向前去,问:“你就是林先生吗?”

  林少聪转过身来,看见丫鬟装扮的小玉,拱手施礼道:“在下真是林少聪。”

  兰心走过来说:“林先生有礼了。我就是乐悠的姐姐,华兰心。”

  林少聪见兰心身穿水绿色轻纱衣料,梳了简单的发髻,没有佩戴什么金银首饰,只画了点点淡淡的妆彩,粉嫩的双颊显出淡淡的红润,面带微笑款款而来,仿佛天仙一般,一时有些失神。

  看见林少聪的神情,兰心想:“男人果然都是视觉的动物。”林少聪果然名不虚传,真是仪表堂堂、风度翩翩。兰心不禁拿他与魏子期作起比较来:同样是面容俊朗,论相貌很难分出高下,只能说个有千秋。说到不同,魏子期眉宇间展现的是隐士般的俊逸风流;而从林少聪的眉宇间可看出一届书生的傲骨。

  “小弟长期受林先生照顾,林先生辛苦了。”

  “那都是我分内的事。”林少聪早已恢复镇定,他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劲。眼前的华兰心似乎并不是传言中的样子。如此落落大方,应对自如,实在看不出她胆小如鼠。他心里充满疑惑:“华小姐的形象与我心里想的有些出入。”

  兰心娇笑了几声,伸手拉过小玉,各自在靠近林少聪的石凳上坐下。她明知林少聪的意思,故意把身子倾向他,懊恼地问:“先生觉得我不如传言中的美吗?”

  林少聪没料到她会这样,先是一阵讶然,然后满不自在:“小姐的美名副其实,只是性子有些不同。这似乎不是皇上、太后所要求的样子。”

  兰心的眼珠子调皮地转了一圈,默默地站起来说:“你会告发我吗?”

  林少聪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忙说:“我自然不会,只是小姐自己要小心。”

  “先生费心了。我很疑惑,为什么先生有如此才华,却不入朝为官呢?”

  听到这句话,林少聪蹙了眉头,“人各有志。”

  兰心忧心道:“太后**后宫,天下皆知。外戚专权,贪官污吏横行,官场黑暗,有志气的人都不愿意一脚踏进去。”林少聪猛地站起来,兰心视而不见。“华家一门忠烈,兰心嫁入后宫也是逼不得已。”兰心说着就哭起来了。小玉过来,递了张手帕给她,并轻声安慰。

  林少聪见兰心哭得伤心,也安慰道:“小姐也不必过于忧心。这样的乱世,不定会有人出来纠正的。”

  兰心搽干泪,“要是真有这一天,先生愿意出力吗?”

  “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