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方 第五章 协议

第五章 协议

第五章 协议 踏芳 3868 2017-12-24

    该来的,终于来了。

  兰心总算切身地体会到什么叫做弱不禁风了。搁是以前一天能做几份工的华之蕊,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也会有今天。她已经醒来好几天了,身子却还是软软的,提不起劲。原本想早起同小玉一起出门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的,却因为精神不济而懒床了。

  兰心拖着虚弱的身子,懒懒地起床,洗漱,吃早饭。有些大户人家是不必全家人通桌吃饭的,个人有个人的门户,个人有个人的心思。生在豪门真不知道是已经觉得幸福还是悲哀。而兰心很不巧地生在一个正在走下坡路的豪门。

  小玉见兰心一直不怎么精神,便建议她在躺会床上去。

  兰心迷迷糊糊地,突然被一阵尖锐的语调惊醒。

  “小老婆生的女儿还真是金贵呀,动不动就寻死觅活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出生。”何菊芳时年近三十八,尽管浓妆粉抹,满身珠光宝气的,依然掩盖不了她年老色衰的事实。她原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骄纵惯了,依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入华府,出了名的善妒。丈夫在时,专宠二夫人,她早以对宋云依母子三人恨之入骨。待丈夫过世后便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她恨极了华兰心这张脸,当年宋云依就是靠这样一张脸和一身柔弱将丈夫迷得团团转的。

  “大夫人,大少爷。”小玉见了来人,纵生福了福。何菊芳睬都不睬她,华盛杰则玩味地盯着小玉的俊脸。对于这种情形,小玉已经见怪不怪了,只当什么也没看见,不声不响地做好当丫鬟的本分。

  兰心挣扎着想坐起来。

  何菊芳鄙夷地看了一眼华兰心,似幸灾乐祸地说:“你以为可以一死了之吗?可惜了,老天爷都不帮你。就你这份福薄样,嫁个傻子就该知足了。还能当皇后,真是便宜你了。”

  兰心懒懒地抬了抬眼。“大娘大哥好兴致!怕兰心坏了你们飞黄腾达的机会吗?真是可惜了,大娘要是年轻二十岁,就算没什么貌相就凭这刻薄的嘴脸,怎么也能混个贵妃做做。可惜了,岁月不饶人啦!”

  何菊芳没想到华兰心会顶嘴,一时间竟反应不过来。待她明白了兰心话里的意思,即刻气得满脸通红。女人最忌讳的就是年老色衰,为了掩饰这张衰老的容颜,她没天都画浓浓的妆铺厚厚的粉,以维持以往的骄傲。华兰心一句话,正好戳到了她的痛处。她恨华兰心这张脸,恨宋云依让她在一生中最妙的年纪几乎都在独守空闺,恨宋云依只比她小两岁却还体态匀称淡雅多姿。

  宋云依知道大房母子去找兰儿,担心女儿受人欺负,便急匆匆地赶来。宋云依刚跨进房门便看到这一幕:何菊芳面目狰狞地冲到华兰心床头,一把抓住她的衣襟,作势要打。

  宋云依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挨了命地冲上前去,扯下何菊芳的手,护住女儿。小玉一急,跳起来抱住何菊芳的腰。

  华盛杰没料到母亲会发这么大的火,不想把事情闹大。他凑到何菊芳耳边:“儿子的前途还指望这丫头呢。老太君那里也不好交代。”

  何菊芳顿了顿。宋云依带着哭腔为女儿求情:“大姐,放过兰儿吧。兰儿她不懂事……”

  何菊芳怒气未消,顺势抽手,一巴掌打在宋云依脸上。那狠劲,所有人都没来得及提防。

  宋云依一头栽倒,头磕在床角上晕过去了。

  “二夫人!”

  “娘!!”

  华兰心静静地守在宋云依的床头,满脸愧疚。大夫说宋云依磕到头,又受了些惊吓,所以才暂时昏迷。因为怕打搅华乐悠的学习,宋云依受伤的事兰心吩咐小玉暂时先不让他知道。

  小玉看着兰心忧郁的神情,不停地劝说:“兰心,你就别自责了。这并不是你的错。”

  华兰心想着,自己真的是做错了。不该逞一时的口舌之快而连累关心她的人受到伤害。她要换一种方式保护身边的人。或许她该找个机会和老太君谈谈。

  兰心正在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小玉静静地走了过来。“兰心,老太君派人来叫你上‘静心苑’去。”

  “‘静心苑’?”

  “是老太君住的地方。”

  兰心正想找机会过去呢,没想到机会就来了。“那我们准备一下吧。”

  兰心换了件颜色稍新亮点的衣服,让小玉为她梳了个简单的发髻。为了掩饰苍白的脸色,还铺了些胭脂。

  在小玉的带下来到静心苑之后,兰心叫小玉想回去。

  “兰心,还是让我陪你进去吧!”小玉并不肯走,还一脸关心地请求。

  华兰心明白小玉的担忧,“小玉,放心吧,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华兰心了。况且真要有什么,你也帮不了我,还会平白无故地一起挨骂。”兰心顿了顿,用商量的语气说:“我有些要紧的事要和老太君谈,等回去后再告诉你,好吗?”

  小玉见状,也不好再坚持,朝兰心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去了。

  兰心深呼吸了一口,提起裙摆跨入了静心苑。

  静心苑和宋云依母子所住的“浮云苑”一样安静,却静出来不同的氛围。浮云苑的静是一种自然清新的宁静,静心苑的静却给人一种肃穆压抑的感觉。

  兰心在守门丫头的带领下来到老太君的诵经堂,依小玉先前教她的规矩见礼。“老太君,兰心给您请安了。”

  老太君正背对着兰心,跪在蒲团上,受捻佛珠诵着佛经。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在丫鬟的搀扶下缓缓起身,坐上诵经堂正位的太师椅上。她瞧着面前福着身,低眉顺眼的华兰心淡淡地说:“起来吧。”并转头吩咐身边的丫头:“小翠,去拿椅子来给小姐坐。”

  唤小翠的丫头拿来椅子,放在堂中,面对着老太君。兰心在小翠的指引下就坐。另一个丫鬟为老太君奉了茶。老太君摆了摆手,对丫鬟们说:“你们都下去吧。”

  “是。”两个丫鬟随即退了出去,并轻轻地拉上门。

  时间已是下午,斜阳从右边的窗户射进来,堂内香烟绕绕。兰心觉得气氛有些诡异,静静地低着头准备老太君训话。她已经不是以前是华兰心了,没有是好怕的。

  “把头抬起来。”略显苍老的声音冷硬而威严。

  兰心慢慢地把头抬起来,望向堂上的人。老太君身着暗色调的衣裙,衬托出她的威严。她端坐在高堂上,昏暗的光线让兰心无法看清她的神情,只觉得有一双锐利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老太君对上兰心那对审视的眸子,心里一怔。经过那件事之后,华兰心果然变得不一样了,听下人说她失忆了,要在眼前她绝对不敢以这样一种眼神打量自己。说起来,她对这个胆小如鼠的孙女没什么好感,行伍出身的人家实在不应该养出这么柔弱的儿孙,因此连同她那怯弱的二儿媳她也不大理会。现在这群儿孙辈,除了小孙子,真是没一个让人喜欢的。大媳妇虽个性好强,脑子里却空而无物;大孙子游手好闲,骨子里其实像极了他母亲,是个扶不起的阿斗;二媳妇要搁在别的人家,可能算得上贤妻良母,性子却不敢刚强老是愁眉苦脸的样子,让人见了就心烦;孙女完全就和她母亲一个样;小孙子是个造之才,可现下还年幼。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华府也不会走到买女求荣这一步。

  “听说你失忆了。你可知道自己闯了什么祸?”老太君冷冷的语气中带有一丝责备。

  “兰心醒来之后确实是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但是所有的事情小玉都跟兰心说明了。前些日子兰心任性妄为了,让老太君受惊了。兰心以后再不会那么做了。”兰心的语气镇定而坚定。

  听了兰心这样不卑不亢的回话,老太君心里一惊。她故意加重了语气:“喔?你可知道外面是怎么传的吗?你想让整个华府惹来杀身之祸吗?”

  兰心吃了一惊,她怎么没考虑到“三人成虎”的事呢?不知谣言是怎么传的呢?“兰心近日安心养病,并不知道外面的事。兰心愿听老太君教诲。”

  看来老太君要对她这个孙女刮目相看了。“现下人人都传华府小姐据嫁皇上,情愿一死。这可是欺君之罪,你要怎么担担?”

  “谣言止于智者。”

  “真的是谣言吗?”

  “百姓想知道事实,我们就告诉他们‘事实’。我们该找个人出来辟谣。”

  老太君眼睛一亮。“找谁?”

  “救我的人,是最有说服力的人。”

  老太君赞同地点了点头。“那么你愿意入宫为后了吗?”对于这一点老太君始终还存在着一些疑惑。

  “兰心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很多事情也想开了。况且这种事好多人想求还求不来呢。不过兰心有几点要求。”

  “喔?”这个孙女真是越来越让她意外了。

  “兰心希望大婚之前老太君能安排娘及小弟回籍川老家。”籍川(地名,编造)是宋云依的娘家,兰心从小玉那里得知的。

  “什么?”华兰心会提出这样的要求,真让老太君难以置信。

  “兰心知道老太君看重小弟。小弟虽然聪慧,却毕竟年幼。大娘及大哥容不下他。虽然老太君极力看护但毕竟不能面面俱到。籍川虽然地处偏远,却不乏文人墨客、奇人异士。说不定小弟在籍川会比局限在京城华府得到更好的发展。再者,”兰心坚定地看着老太君,继续说,“老太君认为痴儿为帝是长久之势吗?”

  老太君身子一僵。

  兰心接着说:“您希望通过兰心重振华家,太后娘娘又怎会没有她的算计?兰心知希望在天下大乱之时,华府能留得一息尚存。小弟是华府最大的希望。”

  兰心的这些言语可谓是大逆不道,却又句句在理。老太君是经历过大风浪的人,心还是不知不觉地被兰心的话语动摇。到底是这样的女子会有如此的见地呢?老太君沉默了。

  良久,“明知道进宫,你可能有去无回,为何还要答应?”

  “兰心自己的那条命已经花光了,现在的这条命早已不是兰心自己的了。”不管老太君会不会懂,兰心说的是事实。

  老太君默默地说:“你娘和小弟的事,我会安排的。”

  兰心松了一口大气,坦然地笑了笑,总算搞定这件事了。“多谢老太君!那么,兰心先告退了。”

  待兰心离去,老太君微微地叹了口气。对这个孙女,她是彻底的改观了。只是送她入宫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择呢?事以至此,恐怕也没有退路了。

  兰心身心轻松地回到住处,小玉正焦急地等待着她。

  她将与老太君的协议对小玉简单地复述了一遍,并说:“小玉,我希望你也跟娘会籍川。”

  “兰心!”

  “你听我把话说完。宫中乃是非之地,我不想你跟着我一起涉险。”

  “小玉发过誓要一辈子追随你的。”小玉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你的心意我明白。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华兰心了,请你相信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说到这里,兰心也觉得有些伤感。她勉强挤出几点笑容,假装哀求可怜兮兮地说:“好小玉,你要帮帮我啦。快点,快点,把你所知道的宫里的规矩告诉我。还有,我还不知道我们这叫什么国呢。”

  小玉被兰心滑稽的表情逗笑了。“是曦仪国啦。宫里的规矩,我也不清楚。听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